技术文献
当前位置:主页 > 技术文献 >
污染触目惊心 我国首座水电站设备遭严重腐蚀
时间:2020-09-02 09:27

  2003年11月的一天,一份《关于石龙坝发电厂遭受水源污染发电设备严重受损的情况报告》放到了云南省人大环境资源委员会有关负责人的案头。这不是一份普通的水污染情况报告,它记载的是我国第一座水电站因水污染带来大量经济损失,并不得不面对垮坝危险的严重事实。

  这一情况引起了省人大环资委等环保部门的关注。11月10日,记者在省人大环资委提供的这份报告中看到,据石龙坝发电厂掌握的情况:“近年来,滇池出水口螳螂川(海口段)因沿岸企业洗矿、排污,经常将废水排入河内,致使河道阻塞、水质污染恶化严重,特别是2002年以来,螳螂川上游河水污染加剧,严重时河水表面为米汤色(经云南电力集团公司中实所检测PH值为3.25),由于呈酸性的污水破坏,石块表层脱落,使石龙坝发电厂引水渠、拦河坝、进水坝等水工建筑腐蚀严重,沟缝大面积渗漏,时刻存在垮坝的危险,给生产设施、人员安全带来较大的隐患。”

  此外,报告详细记录了投运于1912年的德国机组运行90年来从未进行过较大规模的检修,但在2002年至2003年的短短数月间,发电机转轮叶片竟全部腐蚀通孔,孔径大的达8-10厘米;同时,安装于1986年的4台水轮发电机,2003年以前从未更换过转轮(每个转轮价值数万元),而目前2-3个月就要被迫更换一次;一些冷却水使用的不锈钢阀门更是数星期就必须换新,其它辅助设备及引水管严重受腐蚀损坏,给企业造成了严重的经济损失。

  昨日上午,记者驱车来到了石龙坝发电厂。据了解,该厂已于10月14日被迫停厂了。为向记者介绍水流污染的情况,厂长严思康及几名相关负责人拿出了几瓶他们从螳螂川里取样而来的水,工厂服务公司张经理一边小心翼翼地端出5个试剂瓶,一边告诉记者:“按照编号的不同,前4个试剂瓶里装的是在上游一家排污企业出水口300米范围内取得的水样,第5瓶则是流经8公里左右后到达工厂蓄水坝时的水样”。记者在现场看到,5张PH试纸伸入不同的试剂瓶,立即呈现出了深浅不一的红色,伸入5号瓶的试纸变色虽不明显,但比照发现也呈现出酸性颜色。

  之后,在工厂的一车间里,记者见到了不久前刚刚拆卸下来的受损发电机转轮。原本应是银白色的金属转轮如今完全变成了锈黄色,金属叶片也纷纷断裂,身首分了家。指着一台发电机上已出现锈迹的转轮,几名在场的工作人员七嘴八舌地说:“这是9月24日刚刚换上去的,但才用了三四天就出现了腐蚀现象。以前用四五年才换一次的设备,现在一两个月就要换了。”

  最让职工们心痛的是,发电厂最早的一台发电设备--1910年建厂时一直使用至今的奥地利伏依特水轮机如今也受到了腐蚀。当工作人员现场拆开这台机子的顶盖后,借着手电筒的光,记者看到里面被腐蚀的转轮与拆卸下来的转轮一样锈迹斑斑,一些地方出现了破损。严厂长说:“这台被作为工业文物的发电机在今年6月接受检修时还是好的,但后来使用了两个月后就呈现这样的状况。这都是水流受污染后造成的。”

  为了解水流的腐蚀情况,记者在厂方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溯引水渠查看长约1480米的引水渠及拦坝的腐蚀现状。

  因为停产,前池和引水渠都已没有了积水,完全暴露在阳光下。沿着引水渠一路往上走,到处都可以看到腐蚀的痕迹,平整的引水渠如今已变得凹凸不平,像一块充满皱折的牛肚,越往上游走,腐蚀的痕迹越明显。据工厂负责生产安全的工作人员介绍,去年12月刚刚铺设上去的水泥引水渠底,在短短的几个月时间里,100米的地段内,渠底就已下降了3厘米,露出了钢筋。

  走到了临近拦河坝的地方,记者看到引水渠底的许多青石板由于高度的腐蚀变得棱角分明,有的青石板凸凹处相差约三四厘米。据了解,这些青石板原来是拼接得很紧密的,由于遭受腐蚀,厚达25-30厘米的青石板已被腐蚀了三分之二。在拦河坝的现场,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记者看到拦河坝的底部漏了几个口,有水流流出。负责生产安全的工作人员周先生说:“坝底漏水,也是遭受腐蚀的结果。我们真担心拦河坝有一天因为腐蚀而倒塌。”

  据介绍,石龙坝水电站位于螳螂川畔,利用滇池水力发电,始创于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民间集资,商会牵头于1910年组建“商办耀龙电灯股份有限公司”,左益轩任第一任公司总经理,同年7月聘请德籍工程师毛士地亚、麦华德及工匠千余人动工兴建,全套设备向德商“礼和洋行”购买,不避风霜,日夜兼程,仅一年零九个月(1912年4月)竣工发电,全部工程共耗资50余万银元,装机两台,各240千瓦,23伏高压输送至昆明水塘子,可供3000余盏电灯照明。电站的建成为我国水力发电揭开了序幕,它是一部爱国主义、抵制外来侵略和掠夺的活教材,同时也为研究中国近代工业发展史提供了弥足珍贵的实物材料,其历史地位及价值将与山河共存。但90年后的今天,这个具有象征意义的电站却因水源污染而被迫停产。

  说到因污染而停产,严思康厂长扼腕长叹:“我们有什么办法,以9月份的生产强度来计算,每天发电的收入大约是150元,但因为机器部件的严重腐蚀,仅维护一个转轮,工厂每天就不得不支付170元。而且,如果再硬着头皮生产下去,发电厂很可能发生坝毁人亡的事故。”

  而更令严厂长忧虑的还有,不仅是石龙坝发电厂本身受到污染而停产,而是螳螂川上游的数家排污企业的存在给当地造成的污染状况。据严厂长介绍,就在一年多来,由于螳螂川上游的污染,使当地农民的粮食减产,生产和生活受到严重影响,曾经满河的鱼也不见了踪影。

  采访结束即将离开石龙坝发电厂时,记者在一车间门前看到了一副对联:“机本天然生动力,器冯水以见精奇。”在依靠水力发电的最初的近代文明中,人类正是依靠大自然的力量与自身的智慧相结合,来改变人类的命运。人们一直在尊重着自然,与自然一道和谐发展。然而今天,当我们再次面对与人类生活休戚相关的水资源的污染时,我们应该深思这样一个问题:中国第一座水电站因水源污染而被迫停产,这是否再次敲响了环境保护的警钟? (云南日报/滇池晨报 文/宋蕾 左学佳)一边告诉记者:“按照编号的不同,前4个试剂瓶里装的是在上游一家排污企业出水口300米范围内取得的水样,第5瓶则是流经8公里左右后到达工厂蓄水坝时的水样”。记者在现场看到,5张PH试纸伸入不同的试剂瓶,立即呈现出了深浅不一的红色,伸入5号瓶的试纸变色虽不明显,但比照发现也呈现出酸性颜色。

  之后,在工厂的一车间里,记者见到了不久前刚刚拆卸下来的受损发电机转轮。原本应是银白色的金属转轮如今完全变成了锈黄色,金属叶片也纷纷断裂,身首分了家。指着一台发电机上已出现锈迹的转轮,几名在场的工作人员七嘴八舌地说:“这是9月24日刚刚换上去的,但才用了三四天就出现了腐蚀现象。以前用四五年才换一次的设备,现在一两个月就要换了。”

  最让职工们心痛的是,发电厂最早的一台发电设备--1910年建厂时一直使用至今的奥地利伏依特水轮机如今也受到了腐蚀。当工作人员现场拆开这台机子的顶盖后,借着手电筒的光,记者看到里面被腐蚀的转轮与拆卸下来的转轮一样锈迹斑斑,一些地方出现了破损。严厂长说:“这台被作为工业文物的发电机在今年6月接受检修时还是好的,但后来使用了两个月后就呈现这样的状况。这都是水流受污染后造成的。”

  为了解水流的腐蚀情况,记者在厂方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溯引水渠查看长约1480米的引水渠及拦坝的腐蚀现状。

  因为停产,前池和引水渠都已没有了积水,完全暴露在阳光下。沿着引水渠一路往上走,到处都可以看到腐蚀的痕迹,平整的引水渠如今已变得凹凸不平,像一块充满皱折的牛肚,越往上游走,腐蚀的痕迹越明显。据工厂负责生产安全的工作人员介绍,去年12月刚刚铺设上去的水泥引水渠底,在短短的几个月时间里,100米的地段内,渠底就已下降了3厘米,露出了钢筋。

  走到了临近拦河坝的地方,记者看到引水渠底的许多青石板由于高度的腐蚀变得棱角分明,有的青石板凸凹处相差约三四厘米。据了解,这些青石板原来是拼接得很紧密的,由于遭受腐蚀,厚达25-30厘米的青石板已被腐蚀了三分之二。在拦河坝的现场,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记者看到拦河坝的底部漏了几个口,有水流流出。负责生产安全的工作人员周先生说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水网/中国固废网/中国大气网“的所有内容,6up扑克之星官网,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表、音频视频等,版权均属E20环境平台所有,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E20环境平台保留责任追究的权利。

  2016年12月25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环境保护税法》,并将于2018年1月1日起施行。这是我国...